地区:黄冈
更多城市
通行证 注册 | 登录 登录
关注公众号
访问手机版
苏东坡与麻城
[ 编辑:admin | 时间:2018-04-16 11:52:44 | 浏览:428次 ]
分享到:

在我的一本书中,我曾经这样写道:伟大的人格应该是,像儒家那样勇于任事,像道家那样甘于淡泊,像佛家那样悲悯众生。

古今中外,达到这种伟大人格境界的有多少?




苏东坡恰恰就是其中为数不多的一个。苏东坡这种伟大人格的形成,固然与其家庭、教育背景、学识素养、人生经历有关,但是本大侠以为,麻城是其伟大人格形成的不可缺失的一环。麻城的风物加强了苏东坡儒家性格的一面。

遥想元丰二年,苏轼写诗入狱,执政者欲置之于死地,因获皇太后弟弟苏辙乃至政敌王安石营救,才幸免于难。元丰三年正月,苏轼被贬到偏远的黄州小镇当团练副使,当他顶着风雪艰难地攀登麻城的大安山(又叫春风岭)的百丈街时,一座古寺出现在面前,只见山谷里寺宇参差错落,宝塔巍然耸立,松竹小径迂回伸展,漫山的松柏,在风打雪压下,更见其不屈的风骨,山坡上簇簇傲寒绽放的红梅,激发了他天性中的儒家个性,于是写下了《梅花二首》


其一

春来幽谷水潺潺,灼灼梅花草棘间,

一夜东风吹石裂,半随飞雪度关山。

其二

何人把酒慰深幽?开自无聊落更愁,

幸有清溪三百曲,不辞相送到黄州。


宋绍圣元年(1094),苏轼被贬为宁远军节度副使,惠州安置。还写了一首诗《十一月二十六日松风亭下梅花盛开》,追忆麻城这场梅花之约:

   春风岭上淮南村,昔年梅花曾断

   岂知流落复相见,蛮风雨愁黄昏。

   长条半落荔支浦,卧树独秀桄榔园。

   岂惟幽光留夜色,当恐冷艳排冬温。

   松风亭下荆棘里,两株玉蕊明朝蹾。

   海南仙云娇堕砌,月下衣来扣门。

   酒醒梦觉起绕树,妙意有在终无言。


苏轼笔下的梅花孤寂与雅逸,幽独与清耿交融,体现了诗人幽洁自持的性格志趣,可以说,先生独饮勿叹息,幸有落月窥清樽。

麻城的梅花之于苏东坡;就像菊之于陶渊明;莲之于周敦颐,对其人格形成,实在是功不可没。




麻城的人事塑造了苏东坡的道家性格,像张憨子,不能不说对苏东坡有所触动。在《张先生》诗并序中,苏东坡写道:“先生不知其名,黄州故县人,本姓卢,为张氏所养,寒暑不能侵,常独行市中,夜或不知其所。欣然而来,既然,与之言,不应,使入座,不可,但俯仰熟视传合堂中,久之而去。夫孰非传舍之,是中竟何有事?然 余心有思维心追辍其意盖未侵也”。又在《记张憨子》中写道,“黄州故县张憨子,行止如狂人,见人辄骂云,放火贼,稍知书,见纸辄书郑谷《雪》诗。人使力作,终日不辞,时从人乞,予之钱,不受,冬夏一布褐,三十年不易。然近之不党有污秽气。其实如此,至于士人所言,则有甚异者,盖 不可知也”。

更不用说与陈糙的交往了。



当子瞻先生边走边为县令张毅殆未十年,而所植万松被砍大半的事伤感的时候,远在岐亭的陈季常早已白马青盖来,二十五里之半道上,又亲迎至杏花村,并留居五日。

在苏轼谪居黄州的四年又四个月时间里,苏轼二人交往甚密。苏轼三次往岐亭见季常,而季常七次下黄州会东坡,其间留下了大量的诗文,计有《朱陈村嫁娶图》二首,戏作陈孟公诗一首等共16首,文5篇。

陈季常何许人也?苏东坡故人之子,光黄间异人、少时慕朱家、郭解为人,稍壮,折节读书,欲以此驰骋当世,然终不遇。晚乃遁于岐亭,庵居蔬食,不与世相闻,弃车马,毁冠服,徒步往来山中,环堵萧然,而妻子奴婢皆有自得之色。



然方山子世有勋阀,他的父亲就是苏东坡的顶头上司陈希亮,他的老家在洛阳,园林雄伟壮丽,河北每年可得上千匹的绸缎,但方山子视功名富贵如粪土,独自来到深山穷谷里,做一个真正的隐世高人。方山子的所作所为,对苏东坡的人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

儒家的一面,使苏东坡始终进取,所以才有诗书画三绝。他是“唐宋八大家之一”。他的诗、词、赋、散文,均达到最高造诣,且善书法和绘画,是中国文学艺术上罕见的全才,也是中国数千年历史公认的文化大师,其散文与欧阳修并称欧苏;诗与黄庭坚并称苏黄;又与陆游并称苏陆;词与辛弃疾并称苏辛;其画则开创了湖州画派;书法与黄、 米、蔡、并称宋四大家,就连饮食,也成就了东坡肉,东坡饼,东坡肘子等名吃。



道家的一面,使苏东坡无所介怀,所以才有“一官归去来”。他终身不是汲汲奔走,钻营腐败的官吏,却始终眷恋归隐,他的最大特征就是豁达超俗。“问汝平生功业,黄州、惠州、瞻州”,既是他对自己晚年自画像的自嘲,也是对他一生政治事业的总结。初入仕途,我们可以看出他淑世精神下的人生思索;被贬黄州,我们可以感受她谪居生活的矿达情怀,惠瞻晚景,我们更敬仰他经历沧桑后的真朴超然。道家思想使他在动荡的人世中“处物而不伤”,超凡而脱俗。

麻城人事与佛寺对苏东坡的佛家的一面也有影响。陈季常别号龙丘居士,也喜欢研究佛学,岐亭人王翊,更是崇信因果报应,苏东坡写有《王翊救鹿》《书桃黄事》,明操法师曾驻锡岐亭,苏东坡写有《蜀僧明操思归书龙丘子壁》,这些人不能说没有影响到苏东坡的佛学思想。



岐亭附近有一座寺庙。庙里有罗汉堂。苏东坡某日在团风客舍住宿,梦见一个和尚的脸破了,献血直流。那和尚像要说什么,苏东坡正要问他时,忽然就醒了,这个梦成了苏轼心中的一个心结。这日在寺庙中游玩,他看见第五尊罗汉和梦中一模一样,只是面部被人弄坏了,于是,苏轼就请人用车载上这个罗汉运回黄州,请安国寺的主持长老修复神相,岐亭十八罗汉从此少了一尊,神像至今安放在黄州安国院的罗汉殿里。

麻城木子店有定慧寺,麻城一景即是“定惠海棠”。寺中海棠,干霄蔽日,一天开十二色,寺外峭窟瑞雪,有人剖岩得宋版木刻《金刚经》部,鼠勿蚀,蠹不伤。苏东坡曾三访定慧寺,留下了许多诗篇,黄州亦有定慧寺,但有诗无海棠,故学者认定苏诗作之定慧应为麻城定慧寺。



佛学使苏东坡对自己颓废有所警惕,在《答毕仲举书》中说:“学佛、老者本期于静而达,静似懒,达似放、学者或而未至其所期,而先得其所以,不为无害,”另一方面也使他对人生进行反省,培养起一种超然,洒脱的人生态度,而更光彩照人的是,苏东坡身处危境之中,考虑的不是一己之私,始终是悲悯众生。



忽然想起金庸金大侠的《天龙八部》,那与其说是一部武侠小说,不如说是一部象征、隐喻小说,象征隐喻了儒、道、佛三家的互补、互争,儒家如萧峰,为民请命,反儒家如慕容复,一己之私;道家如段誉,夫唯不争,故天下莫能与之争,反道家如丁春秋,走火如魔成星宿老怪;佛家如虚竹,看破红尘而又悲悯众生,反佛家如鸠摩智,图谋付诸东流终于大彻大悟。出世入世,为公为私,成为英雄和小丑的分水岭。而身兼儒道释三家正能量人格,其唯苏东坡乎?

像儒家那样勇于任命,像道家那样甘于淡泊,像佛家那样悲悯众生。生为麻城人,受过苏轼的恩泽,苏轼之后,又经过一千多年的修炼,总应该做得比苏轼好点吧?



▌原创文章,欢迎转载。转载请联系授权,并请注明:转载自麻城弘扬文化传媒,违者必究,谢谢!

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
发布评论
称呼:
验证码:
内容:
用户评价
历史人物更多>>
  • 苏东坡与麻城

    在我的一本书中,我曾经这样写道:伟大的人格应该是,像儒家那样勇于任事,像道家那样甘于淡泊,像佛家那样悲悯众生。古今中外,达到这种伟大人格境界的有多少?苏东坡恰恰就是其中为数不多的一个。苏东坡这种伟大人格的形成,固然与其家庭、教育背景、学识素养、人生经历有关,但是本大侠以为,麻城是其伟大人格形成的不可缺失的一环。麻城的风物加强了苏东坡儒家性格的一面。遥想元..

    浏览量:428次发布时间:2018-04-16